首页 > 电影 > 爱情片 > 唯美口交系列mp4

唯美口交系列mp4
唯美口交系列mp4正片
主演:大卫·科列侬 托马斯·H·沃德 张扬 
类型:爱情 爱情片 
导演:山姆·贾巴尔斯基 
地区:中国大陆 
年份:2014 
介绍:徽宗惊为天人,多年后他与前好莱坞制片厂经理弗兰奇(Kathrine Bates 凯瑟琳•贝茨 饰)结婚。该剧定于17-18年度播出。北边是共党支持的北韩,连张学友本人亦觉得他实在扮得太像自己。优等生进藤光(福田麻由子饰)为和美求情,面对现实生活的重压与朋友的提醒,还能让享誉全球的顶级华人设计师为其免费量身打造温暖的家,
  • 高速云播放
  • 高速云M3U8

在线播放,无需安装播放器

倒序↓顺序↑

唯美口交系列mp4猜你喜欢

唯美口交系列mp4相关问题

《匆匆那年》

方茴和陈寻最后是在一起了!张楠作为叙述方、陈两人故事的角色,伴随两人的破镜重圆而跟着结束白峰,当他知道真相后是多么的悔不当初,但人生毕竟没有彩排,他终究还是没回去!别的人物记不得了这是终章:遇见方茴说:“长大了之后总会学不一样的功课,走不一样的路,遇见不一样的人,我们根本避免不了分道而行的命运。”(1)回到北京我真真的适应了一段日子,偶尔睡迷瞪了还总习惯性的寻摸着方茴的影子,而在详细比对了我的房间和澳洲小屋之后,我才反应过来,我和她已经在两个不同的半球上了。我在家休养了几天,马上就开始制作简历找工作了。说到底我到澳洲不是为了泡姑娘,最主要目的还是拿个外国字的文凭,回来找份像样的工作。可惜我有点生不逢时,人家出国留学的时候,留学生还是香饽饽,等我出国留学的时候,已经掉一招牌砸一个半留学生了。所谓半个留学生就是那种出国之后只和同胞混,考试基本靠抄,听课基本靠睡,买东西基本靠比划,找工作基本靠忽悠的人。就是因为有这种滥竽充数的人混在留学生的群体之中,才让我们的身价整体下滑。所以当我拿着烫金字的毕业证去求职时,人力资源部的大爷大叔大妈大婶们已经不再以崇敬的目光看待我了,取而代之是一种麻木的态度,问得问题也很鄙视,就差没直接说你们家给你砸多少钱买一文凭了。我在澳洲攻读的是“Accouting”,不是我对会计这份行业有着特别的追求和热爱,而是纯属它比较好过好毕业。我妈干了一辈子这个,对此很有研究,她在找工作之前就跟我说了这个职业的敏感性,总结起来就是劳神费心不讨好风险高。作假账肯定是不行的,终有一天会受到公安机关的审判;老实作账也不太行,终有一天会受到老板的审判。所以最好不去作账。我心说那我干吗去呀?本科的自动化专业我早忘得差不多了。我妈说咱们可以曲线救国,干相关的行业啊,比如说银行证券咨询公司事务所,能干的都可以去试试。这种情况不是很多吗?学土木工程的做广告去了,学环境工程的去搞房地产了,人太多当初不好分配,社会给了你们再次寻找未来的机会,儿子,明儿就去银行投简历吧!我在我妈的教导指点下,托人安排去了某个英文缩写很牛逼的银行面试。当时在会议厅里,我们应聘者就像待宰羔羊一样被他们的负责人围成了一圈。邻座的MM显然有点紧张,一直不停抠她职业套裙下的丝袜,我生生看着那里出了个洞。“那请各位简短的介绍一下自己吧,说说家庭情况,对未来的志向和为什么选择我行。就从左边开始吧。”丝袜MM猛地一惊,她带着一丝颤音说:“大……大家好,我叫付雨英,毕业于中X大,啊……是研究生毕业于中X大……我家里有父亲和母亲,还有……奶奶……我父亲是乳胶二厂的车间主任,我母亲……”我听到这里时有点想笑,这又不是汇报家庭成分,说奶奶干吗?孩子不太机灵啊。考官和我想法大致相同,他打断了付雨英一下,她才转而背起了之前准备好的说词和资料。虽然很流利,但一看就是背的,因为说的过程中她还习惯性的望天来着。考官显然对她没什么兴趣,提示了时间之后就没再问其他问题。接下来阐述的是我,稍微有点紧的领带让我的嗓子有点难受,我清了清喉咙说:“各位好,我叫张楠,是澳大利亚XX大学的应届毕业生。来到这里应聘是因为贵行的声望和文化都在吸引着我,我希望自己学到的先进理念能够在贵行得以发挥。”虽然我嘴上这么说,但心里却暗自想,为什么来这里应聘,我妈认识你们的支行主任呗!“你认为自己在什么方面有优势?或者说你想在哪个部门发挥你的优势?”负责人看了看我的简历说。部门?这个我还真没太考虑过,反正按我妈的说法,不做帐就行。“嗯……我觉得我有一定的交际能力,可以在信贷部门发展,我研究生修过投资,也可以去理财部门。”“哦。储蓄呢?一般新人入行我们都会安排去储蓄锻炼一下,直接在柜台面对客人,这你能接受么?”负责人抬起头问。靠!当然不能接受!我大老远从澳洲回来就给人存钱取钱?我学的那点东西不都白搭了!“当然……在柜台锻炼也是有必要的。”我面笑心咆哮的说。“我听你提到信贷部,你有什么资源吗?能拉来客户吗?”另一个负责人说。“我想凭借我的努力,我可以拉来……”我还没说完就被他打断了。“不是说你自己,是说你有什么资源可以利用?我看你简历上写的你母亲是财务经理,她能不能给你提供存款上的帮助?”靠!这是我找工作还是我妈找工作?太他妈势利了吧!“需要的话她会给我一定的支持。”我继续面笑心咆哮。“好的。下一位。”负责人没再理我,把我的简历随便放在了一边。看来我妈的关系不够硬,明显没引起他们的足够重视,随后听着下面几个应聘者的显赫家世深厚背景,我更加明白,这次算是白跑了。从小会议室出来,我直接解下了领带,付雨英走在我前面,也是一副很颓败的样子。我看着她两腿间若有若无的……嗯……丝袜破洞,很绅士的上去拍了拍她说:“那个……你叫付雨英吧?你那个袜子……破了。”付雨英低头一看,轻叫了一声,红着脸说:“谢谢你了!”“没关系的”,我按下电梯按钮说:“人紧张嘛,都会这样。”“我刚才是挺紧张的,这次肯定不成了。”她沮丧的说。“也不全是紧张的问题,你看看后面那三个人,家里不是经理就是老总,肯定都是有关系的,咱俩这样不管紧不紧张都还是没戏。”我无奈的说。“就是!真不公平!我也不惦记着这些大银行了,还不如投去事务所呢!我下午就去!累是累点,但没这么多走后门的啊!”付雨英愤愤地说。“你去哪个事务所?”我问她说,心想要是不错我也就跟着投一份,反正我也没谱呢。“永安。我有一个师姐在那,今天让我去送趟简历。”付雨英说。永安是很有名的国际事务所,早在澳洲我就知道,眼前就有机会我自然不能放过,电梯正好来了,我忙更绅士的上前一步扶住门,把付雨英让了进去。她娇笑着道了谢,我摆摆手说:“不用客气!照顾女孩是应该的!”“你下午还有面试吗?”付雨英问。“没有。要是我有师姐在永安我肯定也去,可惜呀,我师姐遍布世界各地,就没有眼前能帮我递简历的!”我故作沉痛状说。“你还有简历么?要不我帮你带一份过去?”付雨英同情的看着我说。“真的吗?那真是太谢谢你了!你心眼可真好,现在善良的女孩太少了!”我感恩戴德的把自己的简历递过去说。付雨英抿嘴笑了笑说:“没什么的,不就是帮忙给个简历么,我师姐说他们哪儿的简历都跟雪花似的,天天一层层往下落,我就是顺手。”“那也得谢谢你!给我留个手机号吧!以后咱俩常联系!”我一路护送她出了大门,掏出手机眼巴巴地说。付雨英高兴的说出了一串号码,临走前恋恋不舍的冲我挥手,在她的配合下,我总算稍稍有了点成就感。虽然找工作的本事不见长,但磨嘴皮子的功夫还是没倒退。没想到这个无心之举使我找到了工作。我顺利的通过永安的几轮面试,成为了这个国际知名事务所的员工。但是签合同的那一刻我下笔很踌躇,合同上显示的薪水数字只比同来的本科生略高五十元,我怎么琢磨这学上的怎么觉得不值,可是这也没办法,中国什么都缺就是不缺人,我不上这儿来有的是人在后面踪着,想想尚还在世界各地混着的同类,我咬咬牙大笔一挥签下了我的名字。一个萝卜一个坑,我先占上再说!刚来第一天我就遇见了付雨英,看见她的时候我一点没高兴,我觉得这从间接的角度证明我和这个紧张起来就抠袜子的柴火妞儿是同等水平的,让我很不爽。她却很高兴,见到我就迎了过来,很热情的给我指了她的办公桌,并更热情的带着我往我们组的区域走。到了我们组的地盘,我受到了所有女同事火辣辣的注视,这顿时让我的信心倍增,看来本人还是有一定优势的,比如仪表堂堂,舌灿如花,谦虚礼貌,有进有退等等等等。就在我对自己展开高度的自我表扬的时候,付雨英突然站定,哀怨的跟我说:“张楠,我真想和你换地儿……”我低头看看尚还空空如也的桌子,疑惑的说:“怎么啦?这是风水宝地?”“非常好的风水宝地。”付雨英狂点头说,“我敢说咱们这层至少有一半女的都想坐这儿。”“哎呀,这可奇了怪了!我今天刚来,不至于这么受欢迎吧?为什么啊?”我坐在椅子上转了个圈说。“因为……”她说着说着就停了下来,满面桃花的冲我的斜后方微笑。我扭过头去看,一个很俊秀的可以称为帅哥的男人停在了我旁边,他把东西放在了隔壁的办公桌上,笑盈盈的走过来说:“小付你过来了?这是新同事吧!”“对!他今天入职,我刚带他过来!他叫张楠。”付雨英介绍说。按说这时候我就该站起来了,可是我一动没动,这个男人的胸牌在我面前使劲晃悠,上面的汉字让我觉得仿佛时光退回了两年前的澳大利亚。那个男人向坐着的我伸出了手,他英俊的脸凑过来,带着一点点不满说:“你好!我叫陈寻。”我望着他的手心想,人生这玩意太他妈不靠铺了!(2)在告别方茴之后,我和陈寻成为了同事。陈寻,没错,就是F中那个长得不错、会打球、会唱歌、会逗女孩子笑、会把方茴弄到澳大利亚去的陈寻。我和他坐在同一个隔断内的两张办公桌前,真可谓低头不见抬头见。而我入职那天享受到的火辣辣的目光,大半也是冲着陈寻去的。这让我很有挫败感,所以我一开始对他一点好感也没有。但是我和陈寻的接触还是慢慢多了起来,没办法,天天见面,上班一个鸽子窝,出差一个屋,甚至加班到凌晨的时候还睡在一张床上,和他比和方茴都亲密了。说实在的,陈寻对我还真是不错。他没因为我第一次见面的怠慢而疏远我,也没有因为我多次询问他的隐私而厌烦我,相反地,在工作上他给与了我很大的帮助。第一次干审计非常辛苦,我一下子适应不了那种昏天黑地不分昼夜的工作强度,看着一大堆的数字账目就想呕吐,尤其半夜盘点库存的时候,我简直骂娘的心都有了。而陈寻已经来到了永安两年,他早就非常熟悉了这个过程,因此总是安慰我,自己的活干完,还会过来帮我整理底稿。平时闲暇下来,我们也会一起喝喝酒,吃吃饭,扯扯淡。怎么说呢,陈寻其实是个相处起来挺舒服的人,他聪明能干,又不摆谱,很够哥们儿,不抠门也不瞎吹牛。可是我却怎么也没办法打心眼里接受他。说白了,我就是替方茴难受。一想起方茴为了他远走异乡,在外头和拉拉合租,从大街上捡家具用,厕所漏了满屋子的味儿还得住着,被偷的身无分文了还不回国,深夜打工,发烧了吃两片百服宁硬扛着,半夜梦见他哭醒,为了一丝一毫和他有点关联的东西都那么伤心难过,再转头看看意气风发的陈寻,我就没法和他没心没肺的当哥们儿。陈寻从来没跟我提过方茴,这两个字就压根没从他嘴里迸出来过。我赌气他的绝情,因此总想法设法的往这方面靠拢。比如我们一起吃饭,但凡吃饺子馅饼,我都点茴香馅的,而且总把茴字咬得很重。可陈寻根本没这个觉悟,后来在我点菜之前他还总张罗,说要茴香的要茴香的,张楠爱吃!再比如说,我有时候就逗他,说你丫高中大学总共祸害了多少少女啊?看你丫那样怎么也得一加强连吧?而他却总嬉皮笑脸的说,我说你怎么老打听我底细呢,是不是你哪个蜜被我祸害过,你吃了兄弟剩饭了?你跟我说名,我告诉你到ABCD哪步,绝对老实交待,不能让你吃哑巴亏!咱俩谁跟谁啊!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总之我从他嘴里没套出过话来,他和方茴这点还挺像,嘴又严又硬。后来我也不费那劲了,我觉得自己有点撑的,人家两个恩怨情仇,我在里面瞎掺乎,图什么啊!可是不自觉地我还是会带出一点点痕迹,在方茴的描述中我对陈寻了解了很多。有篮球比赛的时候,我直接就替他报了名,跟负责活动的女同事吹,说他曾经带病进了耐克杯决赛,弄得他后来特迷糊,说好几年都不提这事了,纳闷什么时候和我说过。出去买水的时候,不用他说我就肯定给他买冰红茶,点菜的时候我也一定帮他要辣味的菜。陈寻曾跟我说,觉得我简直就像他上辈子的老婆,到了这辈子转世为男人,却还记得他的一点一滴的习惯。我必然反驳了他,并且由上辈子到底谁是谁的老婆引发了一场贫逗。但是我心里有点凄然,记住他所有细节的人不是上辈子的谁谁谁,而是这辈子还孤零零在异国他乡为他伤心流泪的方茴。我来到永安的第一个annualdinner,陈寻在我的撺掇下上台演节目了。本来是付雨英找我非让我出一个节目,正巧陈寻从我旁边过,我忙拉住他,对付雨英说:“有他在还能轮上我?人家可是曾经上台表演过,自弹自唱,当年北京摇滚圈的新星。要不是被永安划拉来了,指不定在世界哪个国家开个唱呢!让他去让他去!保准震了你们!”“真的陈寻?怎么从来没听你说过啊?”付雨英兴致勃勃地问。“听他胡说八道呢!不是,我说张楠,你怎么什么都知道啊?还是上回喝醉了我跟你说的?我记得你比我先趴下的啊!我说这么多话了么?”陈寻迷茫的问我。“何止这些!告诉你别惹着我啊!要不我把你以前那些花花事都给你抖落出去!”我笑着说。“什么事什么事?”付雨英拉着我的胳膊问我。“哪有什么事!他是栽赃陷害!你还真信!”陈寻指着我笑骂,“你让他说,他要是能说出个什么来才就怪了呢!”“你还别逼我!我可说了啊!”我瞪着眼说。“你说你说!小付咱俩听故事啊!”陈寻拉着付雨英坐在一旁,挑衅的看着我。“你丫喝醉了之后使劲唱歌,非说是你自己写的,让我好好听,叫什么来着?《匆匆那年》!”陈寻喝醉了自然没说什么,这都是我随口胡编,可是坐在对面的他明显神色黯淡了一下,这是我第一次看到陈寻这样的表情,也微微吃了一惊。“真的?陈寻你还自己写过歌?”付雨英惊喜的问。“哦……那是上高中时瞎起哄乱写的……”陈寻支吾的说。“《匆匆那年》是吧?那我就给你报这个了!到时候我一定好好听听!”付雨英笑着走开,她转过头又对我说,“下次你多给我讲点陈寻的秘密啊!真有意思!”付雨英走后我凑到陈寻跟前说:“怎么了你?一脸深沉!这次全公司的人都能听你演唱了!你还不高兴?”“我真给你唱那歌了?”陈寻皱着眉问。“那当然了!要不我怎么知道?你真以为你是我上辈子的老婆啊!”我忙打马虎眼说。“滚蛋!”陈寻推开我说,“这歌我多久没唱过了?都是你老问我以前的事,我喝醉了才和你念叨这个。我以为我都忘了呢!”“哎哟,是给老情人写的吧?瞧你那表情!”我逗他说。谁知这次陈寻没有回嘴,他顿了顿,扯着嘴角清淡的笑着说:“就算是吧。”2006年冬天我终于听到了现场版的《匆匆那年》,那是首很悠扬的曲子,有青春的独特味道。陈寻弹吉它时露出了很迷茫的表情,他的样子引起了底下同事的一片尖叫。付雨英穿了一件酱紫绒的裙子站在我旁边,她随着陈寻的歌声不停的挥动手里的杯子。我瞥了她一眼说:“你别这么激动,小心又把袜子抠破了!”“讨厌!”她红着脸打了我一下说,“我才没激动呢!”“还没激动?就差上去献花了吧!你们女的是不是都喜欢他这样装得特忧郁的小白脸啊!”我坐在位子上问她。“好啊!你说陈寻是小白脸!等他下来我就告诉他!”付雨英也坐下来说。“少打岔,你是不是喜欢上他了?没事,你跟我说,我不告诉别人!”我假装神秘兮兮的凑过去说。“得了吧!我才不是喜欢他呢,是欣赏!”付雨英一下躲开我老远说,“不过他这样的男孩,肯定是挺吸引人的,但是要喜欢他可就太累了。当他女朋友多没安全感啊!我有自知之明,才不干那么缺心眼的事呢!”“没看出来你还挺明白的!可惜呀!就有人爱干这缺心眼的事!”我叹了口气说。“谁呀谁呀?他女朋友?据传说他现在没女朋友啊!”付雨英八卦无极限的靠过来问我。“我不知道,你自己问他吧!”我指了指已经唱完歌,正往这边走的陈寻说。陈寻来到我的桌前,拿起我的杯子就干了里面的酒。我若有所思地看着他略带悲伤的样子,付雨英窜到我们中间说:“陈寻,听张楠说你这歌是给你女朋友写的?”“哪儿呀!这歌分明是那天我特地给你写的!张楠瞎掰那段一下让我有灵感了,怎么样,还满意吧?”陈寻瞪了我一眼,又恢复成往日的样子说。“去你的!我不跟你们俩这待着了,讨厌!”付雨英红着脸走开。我笑着跟陈寻说:“你丫真有一手!小心付雨英当真啊!”“是对你当真吧?告诉你,不许搞办公室恋情啊!”“滚!我说,当年你就这么把你女朋友勾搭上的吧!”“呵呵,我当年追她可费劲了!”陈寻眯着眼睛说。“哪个她啊?”我别有用心的举起酒杯问。“最糟心的那个!”陈寻和我碰了杯,又一杯酒下肚。那是他第一次和我提起方茴,虽然他没说名字,但我知道他说的一定是方茴。annualdinner后,我和陈寻就被发往东北了。年底正是我们这行最忙的时候,估摸着回家怎么也得春节了。好在这次的企业比较好审,不是有N多合并报表那么变态的活儿,我和陈寻还有时间滋润滋润,欣赏一下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由于我学的一直是ASCPA和国内的CPA还不太一样,所以我让陈寻给我拿了本他们以前的审计教材看看。他上学时的版本必然已经旧了,但最新的准则什么我都知道,我就是看看大概内容。为了饭碗,我在茶余饭后不得不多用点工。为此我还被陈寻嘲笑了,玩的时候他总轰我回去看书,我则总拉他给我当“老师”。陈寻是个阳光开朗的男孩,我们俩在一块就特别吵闹,话是挺多,但正经话很少。我都没想到后来他会跟我讲他和方茴的事,一切都很偶然,但就像马哲说的,偶然之中蕴含必然。那天我还是在看他的《审计》,在中间的一页中我突然看见了两行小字,上面写着“不悔梦归处,只恨太匆匆”。这个字迹我简直太熟悉了,它曾经无数次的出现在我的澳洲小屋内,写着“冰箱里有菜,回来自己热”,或是“晚上我不回来,你先吃饭,不用等我”。看着方茴的字,再抬头看看躺在床上看电视的陈寻,我心里的感觉特别复杂。我觉得他们俩整个就是两冤孽,让我踏实不下来。我实在忍不住,蹭地站起来,把书往陈寻面前一扔说:“这会你可是让我逮着证据了,老实交待吧,这是当年哪个姑娘声泪俱下给你写的啊!”陈寻接过书来看,他愣了愣,慢悠悠的合上说:“我以前女朋友写的。”“你以前女朋友多了!哪个啊?”我坐在他旁边,点了根烟说。“正经八百说起来,在相当长的时间内,我就她一个女朋友。”陈寻看着我说,“真的,你别不信,给我也来根。”我递给他一只烟说:“你不是不抽么?”“我那是戒了,当年少年轻狂的时候,比你丫抽得凶多了!”陈寻熟练的点着了烟,吐了一口烟圈说。“啧啧,有故事的人啊!给哥们儿讲讲!”我笑着说。“讲个蛋!你丫怎么那么三八啊!”陈寻推了我一把说。“我这是生活取材,没准那天我就给你写一自传性的小说呢!”我假装特正经的说。“就你?MSN空间上除了骂人的话和错别字就挑不出个完整句子的作家?”陈寻踩乎我说。“去你妈的!”我笑着打他,“你说不说吧!”“行!我跟你说,我跟你说。”陈寻闪开我说,“这事我还真没和别人好好说过呢!”于是就在那天晚上,我贡献出了所有的点八中南海,而陈寻则贡献出了他匆匆那年里的所有故事……(3)方茴和陈寻上大学之前还出了一档子事。那次是给陈寻过生日,就是2001年8月29日那天。本来乱糟糟的,陈寻还是不想过这个生日了,可吴婷婷却主动给他张罗了起来。她还惦记着上回陈寻唱歌时跟她说的事,想和方茴找机会聊聊。吴婷婷出面组织陈寻也不好不给面子,孙涛和杨晴都好说,唐海冰也没什么怨言。主要是上回那生日过得太惊心动魄,谁也没心思再制造出一个更厉害的来了。最不愿意去的还是方茴,这让陈寻挺不高兴的,他觉得各退一步就完了,没必要那么较劲。方茴也不好扫他的兴,勉勉强强的去了,一路上也不见什么好脸色。席间还算愉快,岁数大了一点,唐海冰也不再那么偏执。他主动给方茴倒了酒,举起杯子说:“说实在的,我真没想到你们俩能坚持下来,既然你对陈寻真心实意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以往有什么不当的地方,你也别往心里去。我承认我有做过了的事,地坛那次耗子跟我说了,我也教训他了。那事我是真没料到,今天我也替他给你赔个不是。别的不多说了,你别再让陈寻伤心就成,我干了,你随意。”唐海冰喝干了杯子里的酒,方茴欠了欠身,象征性的抿了两口。两人也没再多说什么,他们心里头都明白,时间久了互不计较兴许还能做到,但要他们当作什么都没发生,那是根本不可能了。陈寻不明白这个,还以为他们真就摒弃前嫌,相谈甚欢了呢。他一会让唐海冰陪喝,一会让方茴倒酒,又切蛋糕又打樱桃结,最后还是吴婷婷看不过眼,说是让方茴陪着上厕所,才把她拉了出去。两个人走出了饭馆包间,却也是一样的没话说。吴婷婷看着方茴局促的样子,笑了笑说:“方茴,你是不是以为我和陈寻有过点什么啊?”“没……没有。”方茴忙抬起头说。“嗨,有也没事儿。我也不怕跟你说实话,我对陈寻的感情,和对海冰、孙涛他们是不太一样。陈寻是很有魅力的男孩,被他喜欢是一件很让人满足的事,人么,总有点虚荣对不对?谁不愿意被帅哥追啊!我曾经也对他动过心,但最多只是动心,不是喜欢。因为我对白锋的感情,和对陈寻更加不一样。白锋,你知道吧?”方茴慌乱的点了点头,她没想到吴婷婷这么坦白,别人的真情流露她总是苦于应付。可能是她本身就缺少激烈的情绪,因此她有些忐忑不安。吴婷婷笑着举起两只手晃了晃说:“我喜欢白锋,喜欢了两只手都数不过来的年头。你知道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么?可以说女的最好的几年我都耗他身上了,我为他改变自己,为他去认识他的朋友,为他去照顾他的爷爷,为他一年又一年的单身。可是我告诉你,我连他的女朋友都不算,他也从没让我等过他。我们俩之间根本没有特强烈的感情,连你和陈寻都比不上。可是我愿意。我也习惯了,我总觉得他有一天会回来给我一个交待。说起来我们的感情就那么一丝丝,可是就跟线头子似的,缠在一起,打成了解不开的死结。所以啊方茴,白锋不回来,谁我也不可能去喜欢。”方茴听她说着,突然有些心疼,她看着吴婷婷的双手,觉得特别难受。当时她还不知道十年纠缠是个什么样的概念,但是她明白这个超过她生命一半的时间过起来肯定是不太舒服的。方茴走过去,拉住了吴婷婷的手说:“你一定能等到白锋的!”吴婷婷抹了抹眼角,也拉住她说:“但愿吧,借你吉言了!”



匆匆那年讲的是什么剧情

讲述了一群80后年轻人从步入中学到大学毕业长达十年的青春故事。剧情简介在参加高中好友婚礼时,陈寻(彭于晏饰)偶然回想起了自己的初恋方茴(倪妮饰)。他与她在高中校园里相识,体验了人生中第一次的怦然心动,也开始了长达十几年的羁绊。在从高中到大学的青春岁月、从千禧年到非典肆虐的年代记忆中间,他们的情感萌动、升华,最后无奈地结束。他们与好友乔然(魏晨饰)、林嘉茉(张子萱饰)、赵烨(郑恺饰)一起,作为80后整整一代人的缩影,曾经共同为爱情矢志不渝,坚守着心中最初的那份纯真,也曾经一起被命运捉弄,因为不愿放弃而被折磨得遍体鳞伤。在匆匆而过的岁月间,他们顽强地生长成人,却无奈地失去了彼此。这段无法忘怀的记忆,让年过30岁的陈寻释怀了人生中的遗憾,找回了少年时代的勇气,让他决心重头再来,跟随记忆的线索去寻找方茴,去追寻生命中那阳光璀璨的匆匆那年。相关资源:匆匆那年 (2014)链接: 提取码:VUSG

友情链接